《声临其境》“监考”王凯:职业会有妥协,爱好不会

‹ 火星试验室 ›

博雅天下旗下产品

《博客天下》、《人物》等媒体鼎力支持

▵王凯(图 视觉中国)


你瞬间就知道你的目标是什么,不是做一个完美的你,而是塑造一个准确的角色。




文 ✎ 裘雪琼

编辑 ✎ 张慧


王凯过了好几个月的双城生活——家在北京,但隔周就要飞往长沙待上4天。


他是今晚收官的湖南卫视综艺节目《声临其境》的主持人,也是创业公司“凯叔讲故事”的创始人。


 “压力非常大,每天都是连轴转。”3月初,他坐在北京望京东区的办公室里告诉火星试验室。


湖南卫视常务副总监周雄和节目总导演徐晴,就是在这处刷成绿色的办公区第一次见到王凯,邀请他加盟了节目。


如果将《声临其境》比作一个人,王凯认为他是专业而简单的。“只用一种方式表达自己,就是声音。他是唯声音论的。一切评判标准都是声音。”


与此同时,这个人又是善意的。“不会去消费来这节目的每一个明星的八卦。”


王凯本身也是这样的人。


在百度百科上,他这样介绍自己:“身高一米七五,性格像一个暖壶,脾气是不会说不……习惯是不制造痛苦。”


“监考老师”

 

采访结束已近傍晚6点,他匆匆赶去赴演员张博的饭局。张博是第九期节目的声音大咖之一,两人因节目相识。


因为《声临其境》,他结实了许多特别投缘的演员。这是意外收获。


作为国内首档展现声音魅力的综艺节目,《声临其境》自开播以来收视率与口碑双丰收:连续十期登顶全国电视同时段收视排行榜,全网点击量破10亿,豆瓣评分8.3。


然而,样片出炉之前,节目组对节目是何模样还心里没底。


边录制边研发,《声临其境》的创作好比炖汤,各种食材入锅调味,等有了基础味道,节目组再进行调试、改良。


几经磨合,渐入佳境。王凯每录完一期节目下台,总会听到编导高兴地说:“哎呀,我觉得比上期节目好。”



▵《声临其境》剧照,王凯(右)与王刚(左)(图 视觉中国)


节目组的心态越来越松弛,声音大咖却慢慢发力,互相较劲儿,他们的准备越来越充分,“开口脆”的瞬间多了起来。


大咖们都绷着劲儿,“只有把自己的经典之声片段说完之后,整个的状态才会放松下来。”


梅婷是第九期嘉宾,她向王凯透底:“凯叔,我年都没过好。你们这节目太磨人了。”过年期间,梅婷补齐了前八期节目,天天在脑海里琢磨台词、思考如何塑造角色,“一直提着嗓子眼”。


演员们紧张,王凯却挺放松,他自比为“监考老师”,因为不用上考场而窃喜。


演员们的付出,他看见了,并为之感动。赵立新在第十期节目中挑战了电影《闻香识女人》的法庭演讲片段,需要流畅又富含感情地念完大段英文台词。


“那个东西我知道,再好、再聪明、英文再棒的演员,你在这一段上不下苦功夫,你能成这状态?就像学霸,你别说,‘哎呀我没怎么下功夫’‘我没怎么复习’。谁都知道你是怎么考成这样的。”


王凯也发现了声音综艺与配音工作的不同之处。


录音棚配音,效果不好能反复录制。现场配音力求一气呵成,而且演员还要“分心”维持良好的形象。比如王洛勇配音《哈姆雷特》片段时,径直躺在地板上。


“他躺得很美哟。这就是牛逼演员,‘我必须这样才能找到角色状态,但我依然可以很帅。’”王凯笑着感慨。


不过,当监考老师并不容易。


在长沙的生活分外规律。一天彩排,一天录制,录制那天王凯至少要在舞台上站10个小时。现场各个角落的三四十台摄影机同时开机,积累成三四百个小时的素材,最后再剪辑成一个90分钟的节目。


“这说明,好的内容都是找了一帮专业的牛逼的人,点灯熬油拿时间堆出来的。”


体力上的极大考验,出现在2月28日年度声音大秀录制当天。


那是单期节目录制时间最长的一次,王凯连续工作了21个小时。梅婷、郭德纲都感叹,“我觉得这节目最不容易的就是凯叔。”


王凯撑过来了,还客串了一把演员。


在陈凯歌导演的《荆轲刺秦》舞台剧中,他摘下黑框眼镜,戴起古装头套,粘了假胡须,套上坚硬盔甲,从孩子王“光头凯叔”,摇身一变成了大将军樊於期。


那21个小时,王凯几个小时才喝口水,没上过洗手间。“我要抢戏换装,脱了盔甲穿便装,浑身上下全湿透,你还上厕所?没这需求。”


但他觉得,太过瘾了。



▵王凯在《荆轲刺秦》舞台剧后台(图 王凯微博)


广院传奇

 

“发声者”是《声临其境》节目组赋予王凯的官方头衔。


每期节目时长1个半小时,王凯既是主持人,又要与声音大咖配戏。


他和周一围联袂为影片《梅兰芳》配音。周一围配十三燕,王凯配梅兰芳。观众惊呼这段演绎几乎是“原音再现”。


他与张铁林挑战精分配音。电视剧《西游记》画面一出,张铁林为悟空、沙僧配音,他演猪八戒、唐僧。


但王凯看得通透:“这不是飙戏,大多数情况下其实我是搭把手。这个节目的主角肯定不是主持人,主角是声音大咖。你所有的努力是衬托他们的。”


与声音大咖对戏时,他保持着超然的心态:“我本身就很厉害啊,我跟他们之间没有竞争关系。我好,也行。我不好,也差不到哪里去,毕竟我也干了十几年配音工作。”


王凯的配音生涯从大学时代开始。


当时广院(即北京广播学院,现为中国传媒大学)流传一个说法:“王凯专业之所以这么好,是因为上厕所的时候都在练声。”


王凯习惯拿一本书上厕所。他会不由自主地读出来,就像播小说一样。他跟同学们开玩笑:“你们不知道,你蹲在那儿试试,你整个丹田的气是最沉的。因为你所有的注意力是往下走的。”


“他们就信你知道吗,第二天所有人在厕所都练声。”王凯发出一阵爆笑。


一年一度的齐越朗诵节,是面向全国播音主持学子的一次沙场秋点兵。从大一到大三——比赛规定大四学生不能参加,除了集体项目,王凯连续三年拿下最高分。等大四一毕业,他已经坐在评委席了。


▵2000年,王凯(左一)与广院同学一同获大学生艺术节金奖,赛后合影(图 王凯微博)


本科四年的闪耀,源于王凯对声音事业的持久热爱。


出生于1979年的王凯从小就爱看上海电影译制厂(以下简称“上译厂”)引进的外国片,并深深迷上译制片中的声音。


“那时候觉得奇怪,外国人说中国话可以说得这么好!”再长大些,他才明白这属于配音领域的“合槽”,开始崇拜老一辈配音艺术家。


初中时,王凯是校广播站站长。有一天,他如常播报校园新闻,突然听到门外有“蹬蹬蹬”的跑步声。门开了,校长语气急促地发问:“刚才谁播的?”


“我播的。”王凯小心翼翼回答。


“就你一个人?你这声音可以啊,你以后应该上广播学院啊,中央戏剧学院啊。”校长兴奋地说。


王凯这时候才知道世界上还有专门训练声音的学校。他开始有意识地训练自己:买回一盒盒上译厂出品的录音带,零花钱不够就找人翻录,每晚翻来覆去地听,成段成段地背。


当时,国内与配音最相关的专业,就是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了。历史上只有北京电影学院在2002年开设过一个配音班,黄渤就是那个班毕业的。而那时候,王凯从事配音已经四年了。


读职高的三年里,同学们学技能,他卯足了劲儿学文化课。晚上放了学,他坐进北京二中、四中、八十中的补习班,继续学习。“广播学院是重点院校的分数线,不超一本线100多分你根本没法上。”


考了两次后,王凯终于跨进了广播学院的大门。


配音至死

 

《声临其境》第二期节目一开场,就出现了《变形金刚》主角擎天柱的声音。


紧接着现身的王凯,手持话筒,用擎天柱特有的沙哑机械的嗓音说道:“我目睹了人类的勇气,我是擎天柱,汽车人,出发!”


通体金色的擎天柱从高空跳下,单膝着地,又与王凯比肩而立,然后变身汽车人一往无前。


观众席里响起如雷掌声。


▵综艺节目《声临其境》现场,王凯用声音演绎《变形金刚》中擎天柱一角


5部《变形金刚》电影里的擎天柱,都是王凯配音。第一次配时,他哭了。


“你脑子里是整个童年。小时候无数次,男孩子们一起在操场上跑,喊‘我是擎天柱,汽车人出发’。但只有你有这个幸运,把它说进了擎天柱的嘴里面。”他告诉火星试验室。


涉足配音圈至今,王凯已为上千部影视剧配过音。他是配音圈名声响亮的大咖,但他刚入行时,其实挺狼狈。


1998年,念大一的王凯四处打听北京配音演员的寻呼机号码,问到了给对方留信儿,自称是“王先生”。


对方以为来活儿,回电话却听到电话那头的王凯恭恭敬敬地说:“我叫王凯,是广院的学生,我特别喜欢您的配音,想跟着您进入配音圈学习,您看您能不能带我?”


“哎呀最近太忙了,等我电话吧。”多数情况,对方也不问王凯寻呼机号,就结束了对话。


知名配音演员徐涛给了他希望,“我知道了,我现在很少配了。”王凯心里咯噔一下,以为又失败了,徐涛却话锋一转:“但是我下个月这个时候要配一个译制片,在中央台,你下个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。”


彼时王凯内心的激动,好比“沿街乞讨了好久,突然一个朱漆大门向你訇然大开,一股包子的香味儿扑面而来。”


他此生难忘首次进入央视配音间的场景。译制片《万世师表》讲述了一个外国老师的故事,配男主角的徐涛与配女主角廖菁相向而坐,一人前面搁一台监视器,中间隔了一道吸音板。


王凯就坐在吸引板的尽头,可以将两位前辈的状态尽收眼底。他坐了一整天,幸福感也在内心充盈了一整天。


他第一次“开口”,是政治片《原色》配音现场。


王凯的角色是总统随员,全片只有一句台词——总统问:“飞机停哪儿?”他回答:“在特尔伯格。”配音前,他一遍遍对着家用录像机练习口型。



▵2017年4月,王凯录制《凯叔西游记》第五部工作照(图 王凯微博)


那会儿还没有分轨录音技术。一场群戏,全剧组配音演员集体录制。王凯说完五字台词,就招来配音导演张伟的数落:“你是总统随员还是总统他爹啊,你怎么比总统还牛逼啊?”


一句话打碎了王凯对配音的既有认知。他往常练习的录音带,背的全是主角的词儿。他一直认为,配音要让声音变美、具备质感。


重录了好几次,口型始终对不上,一群人陪着耗,王凯的自信心迅速被消磨殆尽。张伟对他说:“这个角色就是你的,你回去练,一会儿过来。”


王凯哆哆嗦嗦出去,坐在休息室反复找感觉。再回来,他已是一副粗嗓子,念词时完全是极尽讨好的小人物口吻。


初试啼音的曲折令王凯明白一个道理,刚入行和谁一起合作很重要。“你瞬间就知道你的目标是什么,不是做一个完美的你,而是塑造一个准确的角色。”


“那么多腕儿,一个大腕在一部戏里捏五六个声音,一点问题没有,随随便便就能把你替了。”他一直感激张伟多年前的善意,只要是张伟的配音项目,他无论多忙都会抽空参与。


三年多的历练,让王凯逐渐成长为北京配音圈的小腕。毕业作品,同学们上交的是电台电视台的录像带,王凯的成果是一大摞他参与配音的电影VCD。


“这是我见过最牛的毕业作品。”学校老师说。



▵王凯毕业照(图 王凯微博)


毕业后,王凯正式进了配音圈。


职业瓶颈期在2004年左右到来。他发现,越来越多的剧组请他配主角,自己“该配的角色都配过了”,再多量的累积也没有进步——“知道自己的不足在哪里,你配完再去看,你会觉得不如你想象中好,自己又不知道怎么能更好”。


他知道,唯有时间能达成质的飞跃。


他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之声频道演播小说。两年后,他从幕后走到台前,面对摄像机讲述商业故事。


他依然爱配音,时常用演播小说的方法缓解主持行业的压力。


桌面铺上软布、头顶挂起丝绒、四圈拉上窗帘,准备好话筒、耳机、放大器——王凯在家中为自己留出一方配音空间。他最喜欢录制小说《射雕英雄传》,前后录了五十多讲,每讲二十多分钟。录完他会发到网上,不计较多少人听,只图自个儿过瘾。


演播艺术家李野墨在讲课时曾提到王凯:“很少见有人爱一个东西爱成这个样子,现在这个社会,不给钱,还花这么大力气办一件事情的人,是越来越少了。”


王凯曾说过,主持人是职业,配音是大欢喜——职业会有妥协,爱好不会。


2014年创立“凯叔讲故事”品牌之前,他的心愿是配音至死。一口血喷在话筒上,而后倒地不起,这是他脑中最牛逼的死法。





本 文 未 经 允 许 请 勿 转 载

转 载 或 商 务 合 作 请 留 言


RECOMMENDATION

推荐阅读

01

苏芒:拼出来的时尚

02

李乃文:戏骨班出了个「黄金男二号」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